阜陽新聞網 首頁 新聞頻道 阜陽新聞 查看內容

為了不讓母親傷感我把白發染黑

2019-6-17 09:57| 發布者: 我愛斑斑 | 查看: 27492| 評論: 0|原作者: 記者 劉培軍|來自: 潁州晚報

摘要: 講述人:范醒華,70歲,曾擔任界首市委宣傳部副部長,現為市關工委副秘書長、市老年攝影家協會副主席、市老年大學攝影課教師  母親已經90歲高齡,現在和我生活在一起?!   ∷淙荒晁甏罅?、滿頭銀發,但身體很 ...
      講述人:范醒華,70歲,曾擔任界首市委宣傳部副部長,現為市關工委副秘書長、市老年攝影家協會副主席、市老年大學攝影課教師

    母親已經90歲高齡,現在和我生活在一起。
  
  她雖然年歲大了、滿頭銀發,但身體很健康,什么毛病都沒有。好好孝敬她、陪伴她,是我的責任,也是我最大的心愿。我曾問母親:“媽,咱娘倆處得咋樣?”母親說:“好呀,”我說:“下輩子我還做你的兒子吧?”母親笑了,笑出了眼淚。
  
  我的父親和母親都是從舊社會走過來的人,父親曾是一名軍人、醫生,母親是一名護士。他們一生吃了很多苦,用自己的專業特長為國家和社會做出過貢獻。他們的家國情懷、敬業奉獻精神,以及對兒女的教育,讓我們受益終生。
  
  父母攜手為病人解除疾苦
  
  父親原名范琢璋,出生于阜陽口孜一個中醫世家,年輕時就習得一手好醫術。1937年,日軍全面侵華,父親主動參軍,參加過多場抗日戰爭,包括武漢會戰、長沙會戰等。在湘西戰役中,父親因救護有功,被嘉獎晉升為77師醫院少校軍醫主任。
  
  日本投降后,父親來到界首,看到百姓缺醫少藥,就開了一家診所,并改名范宜民,立志用自己的醫術服務人民。后來診所發展壯大,取名“惠民醫院”,頗受群眾好評。也是在這一時期,父親與學醫的母親相識,他們攜手并肩,為解除病人疾苦而努力。
  
  1950年,朝鮮戰爭爆發,父親報名參加了抗美援朝醫療隊,作為界首市唯一一位軍醫趕赴戰場,并再次立功。兩年后,父親謝絕了軍隊醫院的挽留,轉業回到界首。因為他覺得,家鄉人民更需要自己。
  
  1952年,界首市醫院成立,需要專家和設備。父親和母親把所有的醫療器械、藥品都捐了出來,積極參與到新醫院的建設工作中。從那以后,他們在家鄉一干就是幾十年,把一生都獻給了界首的醫療衛生事業。
  
  父親醫術精湛,他把病人當朋友。很多病人都知道找我父母治病花錢少,我小時候常也常聽他說“感冒感冒,ABC三包”。
  
  父親的一生,凝聚著“愛祖國、愛人民、愛家鄉”的大愛精神,我們兄妹四人的名字中都有一個“華”字,就源于父親對祖國的熱愛。
  
  用實際行動報答父母的恩情
  
  母親勤勞善良,對病人關心照顧,對工作高度敬業。父親曾說過母親有三“怕”:一怕花錢多(以前家里窮),二怕麻煩人(什么事都是自己做),三怕事情少(習慣了忙碌)。
  
  很多界首人都知道母親的扎針技術好,扎靜脈一針見血,打屁股不覺得疼。其實她的技術都是勤學苦練出來的,為了練針法,她都是拿針頭在自己身上扎。小時候,我們兄妹幾人經常見不到她,因為她總是在醫院忙碌。
  
  母親曾被界首市婦聯評為先進個人,還獲得過南丁格爾獎,這也是對母親工作的最大肯定。
  
  在做人、做事方面,父母給我們做了很好的榜樣。母親常教育我們,要做一個正直的人,不能貪便宜,“吃虧人常在”;做人要有道德,多行善事。
  
  記得有一年“六一”兒童節,母親給了我和弟弟每人一角錢,讓我們去買喜歡的東西。我們來到碼頭邊,看到一位盲人爺爺無兒無女,特別可憐,就把錢給了他。母親知道后夸獎我們做得對,還獎勵了我們每人五角錢。
  
  父母的言傳身教,對我們兄妹影響很大,也讓我們的人生一直沿著積極向上的方向走。我們對父母都很孝順,我作為家中長子,更是要發揮帶頭作用,用實際行動報答父母的恩情。
  
  母親生我時難產,三天三夜才生下我,受了很多罪。我對她說:“你生我生三天,我要孝敬你三十年。從我60歲退休時算起,我要孝敬你到90歲?!蹦蓋滓惶土骼崍?。
  
  父母一直和我住在一起。父親去世后,我更加用心照顧母親。母親不吃羊肉,我們兄妹也從不吃羊肉。母親怕冷,我只要和母親在一起就很少開空調。母親愛吃豌豆糕,我一聽到街上有人叫賣,一定追上去買給母親。我每天給母親煮三個雞蛋,她總是剝一個給我吃。我每周都帶母親逛逛街,讓她感受一下阜陽的變化。我60歲學開車,就是為了帶母親出去走走,看看祖國的大好河山。
  
  其實我現在也是頭發花白。為了不讓母親看到我也變老了而傷感,我把頭發染黑,這樣母親就會覺得我一直還年輕,心里就會快樂。
  
  

歡迎關注阜陽新聞網微信公眾號 : fynewsnet ; 合作及投稿請聯系 : 0558-2191186

全城最新資訊,盡在掌握

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