阜陽新聞網 首頁 新聞頻道 平原推讀 查看內容

水墨如畫宏村美

2019-11-21 14:55| 發布者: 我愛斑斑 | 查看: 7845| 評論: 0|原作者: 通訊員 薛明章|來自: 阜陽日報

摘要:     我曾經去過宏村,不過都是跟旅游團去的,蜻蜓點水、走馬觀花地匆匆而過,不深入不細致,記憶也不深刻?!   ∏安瘓?,應當地文友邀請,我又一次踏進了宏村。那可真正體驗了畫中之美——簡直就是一幅水墨畫 ...

  
  我曾經去過宏村,不過都是跟旅游團去的,蜻蜓點水、走馬觀花地匆匆而過,不深入不細致,記憶也不深刻。
  
  前不久,應當地文友邀請,我又一次踏進了宏村。那可真正體驗了畫中之美——簡直就是一幅水墨畫,那煙霧繚繞的群山就那么濃濃淡淡地圍繞著村莊,一會兒清晰,一會兒又迷霧籠罩的村舍依稀可見。白墻黛瓦,飛檐樓閣,小橋流水,青石板路飄入眼簾,讓人仿佛置身在古老的年代。
  
  家家門前有活水
  
  一汪清泉在青石上漫流,前前后后、左左右右,統統流進南湖。南湖被密密麻麻的大樹水草圍著,個個月牙似的拱橋橫跨湖面,被游廊般的石磴連著。走進村口,有兩棵樹齡500年的大樹。文友告訴我,一棵是銀杏樹,一株是楓楊,都是四五個人抱不過來。
  
  隨著朋友的步伐來到村內,所看另人驚訝。每家每戶的門前都有活水經過,清澈見底。一位姑娘正在用瓢舀水,她告訴我,這活水可以做飯。我喝了一口,甜甜的,不亞于礦泉水。朋友指著流經村莊的水說,這水來自“水圳”,至今有600年的歷史。祖先利用自然水,在上游截水筑壩,引水入村,水圳九曲十八彎,經月沼,最后入南湖,流出村口,再灌溉農田。一泓活水,穿堂過屋,不僅村莊滋潤,村民的心田更滋潤。
  
  徽派建筑讓人回味無窮
  
  更讓人過目不忘的是那精美的民居、祠堂。一棟棟青磚黛瓦、飛檐畫棟的徽派建筑讓人回味無窮。
  
  樂敘堂的“五風樓”,承志堂的秀樓,樹人堂的木雕,無不使人稱奇。那精湛的三雕藝術(木雕、石雕、磚雕)無不顯現著古代藝人的智慧,無不顯現著徽派藝術的精湛。承志堂的三雕藝術精美絕倫,在長兩米多的木雕圖案上,有30多個官員或站或行,或立或止,姿態百異,鮮活逼真。
  
  白墻黛瓦,高高的飛檐,錯落有致的馬頭墻,精美的雕刻,古舊的廳堂,天井、石墩、古橋流水、煙云、群山、藍天白云,無不為這塊凈土打上時代的烙印。
  
  景美人更美
  
  在朋友的引領下,我們穿梭在古玩商店,進入小吃市場,黃山燒餅、竹筒粽子的吆喝聲、叫賣聲,不絕于耳,顯示了江南水鄉夜市的忙碌——旅游業的發展給這里注入了新的活力。
  
  水鄉不僅景美,人更美。每到一處都有笑臉相迎,都有恬靜文明的語言“同志你要啥?請選購?!薄巴廄肼?,歡迎下次再來?!比胄牡撓镅?,一句讓人暖三冬。
  
  夜幕降臨,我們走出村巷,在村頭的大樹下停足,看村口熱鬧的場面,看村道上來來往往如織的游人,看著那古樸典雅的村落,高高矮矮的馬頭墻,仿佛自己又穿越回了幾百年前的南宋。
  
  我就這樣傻傻地看著,那些來去匆匆的人們在我眼里又是一片風景……

歡迎關注阜陽新聞網微信公眾號 : fynewsnet ; 合作及投稿請聯系 : 0558-2191186

熱門新聞

    全城最新資訊,盡在掌握

    返回頂部